通风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通风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煤海上的山西中国电荒样板调查流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9:51:10 阅读: 来源:通风机厂家

煤海上的山西中国电荒样板调查

山西太原五一机械厂站台旁边,一个写着“烟酒”字样的小商店灯箱牌,大白天也依旧闪烁着的;柳巷路龙城歌舞厅的霓虹灯彻夜亮着,老远就能看到;繁华路段专卖店的冷气吹得让人发抖。

“我们这里缺电?谁说的?”面对记者的询问,这里的居民大多这样反问。山西省6月份曾爆出大规模电荒,但是在保奥运用电的背景之下,电荒似乎已经消失。

业内人士分析,就山西来说,因为煤价上涨过快,如果想让电力企业有边际利润,电价还得再调高4.5分/度。而据最新消息,国家发改委今日将全国火电企业上网电价提高2分钱/度,而这也只能暂时缓解电力企业的亏损状况。

目前,全国各地煤炭商人云集山西,煤炭紧缺短期内依然无法改变,电荒隐患尚未消除。

政府“接管”电力企业

为了扑灭电荒,山西当地除了节电,还制定措施对电企、煤企“威逼利诱”。山西省经委主任洪发科表示,对电煤供应做得好的煤炭企业,优先保证电力和运力供应;对电煤供应做得差的煤炭企业,一律停止非重点煤炭发运。对电力企业发电进行考核,好的在项目建设和发电指标上给予支持;对不积极主动做好电煤采购、造成缺煤停机的电力企业,原则上不再在山西省内新批电力建设项目。

在奥运会期间,保证供电顺畅成为政治需要。电力供应和政绩挂钩,调动了官员和国有企业领导的积极性。当地主要煤炭和电力企业均属国有性质。

“现在他们态度都很好。”大唐太原二电厂燃料公司经理郑耀生表示,“煤炭企业愿意供给我们煤,铁路部门愿意给我们调拨车皮。”从6月份大面积爆发电荒开始,政府开始强势介入,有关人士甚至用“接管”来形容政府部门对电企的贴身帮助,一些企业无法解决的问题,政府出面之后便迎刃而解。

太原二电厂是太原的主要电厂,拥有105万千瓦发电能力。因为电荒,电厂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,郑耀生则是焦点中的焦点,因为目前企业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是“没有钱,还要买到煤”,他要负责将煤买回来。

政府介入之前,郑耀生的工作很难做,因为煤炭吃紧,外省来买煤都是用现金,而且价格也高,而太原二电厂不但给的价格低,结款也在3个月之后。“煤矿不愿意供煤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郑耀生表示。

尽管有政府支持,郑耀生依然是个大忙人,他的日常工作地点不是在自己办公室,而是东山煤矿、西山煤矿,太原市经委,当地铁路部门,每个部门都要协调到,一个会议连着一个会议。

尽管如此,他协调回来的煤炭也只够当天用,电厂每天需要煤炭1.2万吨,目前存煤是7万吨,只够烧6天,正常情况应该保证14天的储煤量。“我现在想把储量提高一点,但一直提不上来。”郑耀生表示。

据了解,一吨发热量7000大卡的标准煤进电厂的均价是650元,煤炭成本占企业支出的70%左右,也就是说,一吨标准煤发出的电力要卖到928.57元才能盈利,而一吨标准煤能发电2703度,以上网电价每度0.295元计算,每吨煤发出的电只能卖797.39元。

“每个月回来的电款还不够买煤,现在电厂把所有的支出都停止了,也还是无法维持运营。”郑耀生表示,“目前工人工资已经不能按时发放,5、6两个月的工资到7月才发出来。下一次工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。”

全省电企上半年已亏40亿

“我们面临的不是资金链吃紧的问题,资金链早就已经断了。”郑耀生表示,目前电厂每个月亏损7000万元,国家6月份上网电价提高1.7分/度,所带来的盈利只够弥补一个月的亏损。目前不但自己已经没有钱,还拖欠供应商太原市煤运公司4亿多。“下一次给供应商结款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。我们只能靠他们撑着,要是他们也撑不下去了,真不知该怎么办。”

郑耀生对企业的未来充满担忧,虽然政府介入帮助企业买到煤,但是企业毕竟是要盈利的,如果长期亏损,真不知该怎么维持下去。“现在因为有政府政策,各个部门都在发扬风格,一旦风格发扬完了呢?我看不到希望。”他说。

业内人士表示,企业重回政府怀抱中,靠政府协调才能运营,并非长远之策,对企业和政府都是不利的。

据山西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介绍,整个山西省今年上半年已经亏损40亿元。

太原一电厂目前已经开始削减工人工资,3200个工人以前的年工资总额是1亿元,现在削减到7000万元。“削减工资带来的这点资金对电企来说是杯水车薪,电企需要资金量巨大,太原一电厂每天需要1.5万吨煤炭,每天买煤就要花700多万。”李建伟表示,工资支出在电力企业支出中平均不到10%,新电厂的该项支出仅为2%,起不到根本作用,“而且电厂工人月工资也就2000多元,在太原也不算高。”

山西省电力公司一工作人员认为,这次电力企业应该感谢煤炭企业,如果不是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那种“双轨制”,或许电企早就无力运营了。

山西省经委能源处处长温元伟更是表示,这次电荒解决,煤炭企业作出了贡献,政府压制了煤炭价格,强制煤企供煤,才解决燃眉之急。

这是因为政府主导的合同价和市场价相比,相差100-200元/吨。政府强制性的合同煤供应政策,让一些煤炭企业损失不少。太原市煤气化长沟煤矿年产量30万吨,工作人员孙志刚介绍,他们煤矿生产煤炭全部运往省外,价格比市场价低200余元,如果全部转成市场价的话,盈利会增加6000万元。

中小煤矿损失产能或超预期

有市场人士认为,电荒是因为煤炭价格上涨,电企不愿意买煤或者买不起煤,发电量减少导致。而实际上全国各地拿着现金买煤的人聚集在山西各个煤矿,但因为煤炭供应吃紧,电企买煤十分困难。因为缺煤,山东、江西等缺煤省份的省部级官员,频繁造访山西。

去年,山西省产煤6.5亿吨,然而市场认为,虽然官方煤炭产量的数字还在增长,但是为数众多的小煤矿的大量产能,并不在政府统计范围之内,有统计认为这部分产量达到1.5-2亿吨。一个业内人士举例说,一个核定年生产能力只有9万吨的煤矿,实际年产煤达到70余万吨。因为政府强制性的“检修”政策,目前尚不知道有多少产能突然消失。

太原二电厂所在的太原市尖草坪区,原本有一些小煤矿向其供煤,但是现在都已停产。晋中地区介休市经过整合后有31家煤矿,目前仅有1家还在生产,当地桃园煤矿工人表示,他们从6月份就开始停产,到现在一吨煤也没有生产。据了解,当地政府每到关键时刻,为了防止事故发生,就会“检修”小煤矿。

太原二电厂郑耀生对找不到煤感受深切,他表示,煤炭没了,大家都拿着钱过来抢,价格自然就提高了,别说现在这个价格没煤,就是提高到1000元/吨,也照样没煤。

本来山西电企70%依靠大煤矿供应电煤,但是后来煤炭价格放开后,小煤矿电煤价格优势更大,本地电厂更愿意用小煤矿的煤,大煤矿供应量所占比例只有不到15%,大煤矿电煤大多销往外地。小煤矿“检修”之后,大煤矿的产能又大多要保证合同供应,并不好买。

去年以来,电场附近的小煤矿关停很多,发电厂只得从原来20公里以内的距离,扩大到几百公里远处去拉煤。运费也从每吨20-30元,上升到每吨50-240元。大同的几个电厂要到内蒙拉煤,晋南的河津、蒲州等电厂要到甘肃、陕西拉煤,距离超过400公里,汽车运输由于限制运力,成本很高,费用已经超过通过铁路从山西拉煤到上海。

据了解,建设一个百万吨级别的煤矿,需要1.5-2年时间,政府限制小煤矿的政策短期内不会改变,专家估计,电力企业近期内不要寄望煤炭降价,煤炭全行业亏损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,想解决电力行业问题,只能从电价上想办法。

高耗能产业发展过快

面对外界对山西供应煤炭不力的指责,山西官员显得非常委屈。

“外界对山西的妖魔化指责是没有根据的,” 温元伟表示,“山西上半年煤炭外运铁路运输增长500万吨,公路增长1500万吨,总的供应量是增加的,这个数字不会错,山西人并没有因为本省电力短缺就减少对外省供应。” “煤荒对山西来说是个伪命题,山西坐在煤堆上,怎么可能没煤烧,山西的煤炭就供应了外地,大多还是以合同煤的形式,价格还便宜。”温元伟表示,造成电荒,最重要的原因是高耗能产业发展太快。如果照这样的速度发展,煤矿无止境地产煤,其他地方无止境地发展高耗能产业,就会面临无煤可挖的困境,现在必须要考虑到50年后该怎么办,“煤炭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。”

据了解,2007年和1998年相比,全国火电发电量增加了1.8倍,钢材产量增加了4.3倍,但煤炭同期仅增长了1倍。

李建伟表示,最近两年,主管部门在煤电问题上是有失误的,最近几年每年新增1亿千瓦装机容量,相应要求增加2亿多吨原煤。但是主管部门并没有将这个情况及时传导到煤炭企业,才造成今天这样的被动局面。

李建伟认为解决目前困境最好的办法还是理顺价格体系,如果想让电力企业有边际利润,电价还得高4.5分/调。或者煤炭价格降到330-340元/吨的盈亏平衡点。如果不能理顺价格体系,则要对电企进行补助。

在国家还没有新政策之前,有电厂开始找企业“帮忙”共渡难关,山西侯马青田热电厂和中宇钢铁厂签订协议,由中宇钢铁每月向电厂缴纳一定费用,成为电厂的“VIP客户”,电厂保证向其供电。

因为无力支付煤矿,电力行业的亏损有可能转化为大型煤矿的应收账款,届时如何保证电力供应?当地官员多不愿回答此问题。